免费发布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锡林浩特资讯 情感世界活动 | 我们的少女时代无限期

活动 | 我们的少女时代无限期

  • 2017/9/6 16:45:19
  • 来源:搜狐新闻
  • 编辑:网络
  • 120
  • 0
  • 0

原标题:活动 | 我们的少女时代无限期

月底快要吃土,可是淘宝逛着逛着就莫名其妙下单了一堆东西,买回来又发现并没有用处,但是颜值高好看呀,完全忍不住要剁手。

谁不知道韩剧距离现实十万八千里,但是男主角又高又帅,深情又专一,个个都是小时候的白马王子,让人心动的理想型啊。

情话确实是很没用,上下嘴唇一开一合念出来不过几分几秒,但却是送一支ysl限量,或者cpb全套也代替不了的心动...

少女有千万种,无论是多么高冷坚强独立的女生,在某个特定的时刻,她们内心深处存放着的那颗柔软的少女心一定会复苏,于是是瞬间又变回了那个软糯的小女生。

也正是因为少女心的包裹,爱情中的“糖衣炮弹”总是能击中,那些“百无一用”的情诗也总会奏效,所以男生们,比ysl物质成本更低,但是真心程度满级的情诗你真的要学学啰。

钱钟书&杨绛

这世上真有势均力敌的爱情

我见到她之前,

从未想到要结婚,

我娶了她几十年,

从未后悔娶她;

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。

其实这句话,是杨绛在读一位英国作家的作品时念给钱钟书听的,钱当即回答:我和他一样。杨绛回道:我也一样。

缘起一面,他们相识于校园,即使在同一个学校,他们也每日写信,杨绛说:“有时我和恩钿、袁震散步回屋,我就知道屋里桌上准有封信在等我,我觉得自己好像是爱上他了。”知道有那么个人会一直在等你是件多么棒的事儿啊。

两个人都是文字工作者,爱书如命,相伴66年,琴瑟和鸣。他们之间还有一个约定,就是互相为对方出版的书题签。

从今以后,

咱们只有死别,

不再生离。

在女儿阿瑗和钱钟书相继离世后,杨绛“留下来打扫战场”,写下了《我们仨》再一次怀念了关于他们的一生,在书的扉页里她手写着这样一行小字:“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。”

如果说钱钟书的爱在60余年的书信里,那杨绛的爱则是在一个人的世间,独自将钱钟书七万多件手稿整理成册,诠释了另一种意义的长情陪伴。

朱生豪&宋清如

有你就是全世界

不要愁老之将至,

你老了一定很可爱。

而且,假如你老了十岁,

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,

世界也老了十岁,

上帝也老了十岁,

一切都是一样。

上个世纪中期的校园时光,一个是初出闺阁,要读书不要结婚的才女,一个是不善言辞痴迷于译莎的译作家,九年的恋爱,三百多封书信,这一封刚寄出,下一封又续上了。

想到什么写什么,一句话也能成一封信,有的则是密密麻麻唯恨信纸太薄。就是这样一位被称为“世上最会说情话的人”,朱生豪却最是一个看上去不懂浪漫的“呆子”,不过他也解释了原因— —

只有你好像和所有的人完全不同,

也许你不会知道,

我和你在一起时

较之和别人在一起时要活泼得多。

与举世绝缘的我,

只有你能在我身上引起感应。

看上去沉默寡淡的朱生豪,在写情诗这件事上却生出这样一种有趣、丰沛得情感,大概就像他自己说的,只有你能在我身上引起感应。不可谓不是真心、珍惜。

所以,说情话哪需要什么技巧攻略,只要是有那份恨不得掏出来给你看的真心,多简单的话语都能动人— —

醒来觉得甚是爱你

王小波&李银河

你的疯狂撞上我的无畏

做梦也想不到我会把信写在五线谱上吧。

五线谱是偶然来的,

你也是偶然来的。

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。

但愿我和你,

是一支唱不完的歌

像是带着春风撩野火的绝原之势,王小波对李银河的追求毫不掩饰,在他们第一次单独见面时,王小波就问李银河: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 李银河:“没有。”王小波竟然来了一句:“你看我怎么样?”

我要给你唱一支好听的歌,

就是我这一次猜忌是最后的一次。

我不敢怨恨你,

就是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怨恨你,

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,

连同他的怪癖,

耍小脾气,忽明忽暗,

一千八百种坏毛病,

他真讨厌,只有一点好,

爱你。

爱情时常让人觉得卑微,就算知道自己满身小脾气、臭毛病,如果还有一点优点值得歌颂,那就是爱你。

沈从文&张兆和

忘了去懂你

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

看过许多次的云,

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

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

提到沈从文和张兆和,就会让人想到那些信,从第一封到最后一封,都满是深深的爱意。信里沈从文唤张兆和“亲爱的三三”,在他的几部作品中张兆和都是他的原型。更有一部著为《三三》,最终兆和决定与沈从文在一起,也归为一句“他的信写的太好了。”

你是我的月亮,

你能听一个并不十分聪明的人,

用各样声音,各样言语,

向你说出各样的感想,

而这感想却因为你的存在,

如一个光明,照耀到我的生活里而起的

众所周知,两人的感情之路也不算平坦。可能真是应了当年那句胡适劝沈从文的话:“这个女子不能了解你,更不能了解你的爱,你错用情了。”

但是沈从文却意外的执着,就算是在婚后也依然给妻子写信,关于信的故事,他们的儿子张允和在《从第一封信到底一封信》里提到:“1969年,沈从文下放前夕,站在乱糟糟的房间里,“他从鼓鼓囊囊的口袋中掏出一封皱头皱脑的信,又像哭又像笑对我说:‘这是三姐给我的第一封信。’

他把信举起来,面色十分羞涩而温柔——接着就吸溜吸溜地哭起来,快七十岁的老头儿哭得像个小孩子又伤心又快乐。”

到底三三还是当年那个三三,而她愿意从现在开始了解他也不是太晚。

杨宪益&戴乃迭

是朋友、知己、爱人,也是灵魂伴侣

金头发变银白了,

可金子的心是不会变的。

正当好的年纪,他们相遇于英国,一个是翻译家,一个是在中国有六年童年时光的英籍汉学家,在英国相恋后一起返回中国结为夫妻,从事翻译工作。

在动荡的上个世纪中后期的中国,因为特殊的身份,文革、批斗,莫须有,该经历的、不该经历的都经历了,十几年风风雨雨依然携手走到了白头。

2004年,戴乃迭离开的第五年,有记者采访在北京小金丝胡同家的杨宪益,

记者:这杨宪益和戴乃迭总放在一起的吗?

杨宪益:是的

记者:她去世之后的生活有什么不同?

杨宪益:我现在就是感觉到头了。90岁了,该告别了。

记者:是因为夫人不在了?

杨宪益:对

记者:她在你身边的话,你可能不会这么想?

杨宪益:对,可能会想活到100岁。

我们都有一颗少女心

是文人骚客,也是凡夫俗子;有阳春白雪,也有柴米油盐。所有美好的情感都是这个尘世里的点点星光。照亮的不仅是情感本身,也照亮了那些对爱的执着。

在爱情里,用力爱的人像是黑暗中朝着被爱的人打着手电,所以ta在你眼中,是会发光的存在。但是,别忘了,若你深爱的人回头看一眼,你便是这光亮本身。

所以在爱情中,爱酱觉得最好的一种状态是相互滋养的,自在、舒服。你可以永远像是无忧的少女,不需要去费力伪装自己的坚强,不需要努力证明自己的优秀。而一方对另一方的治愈与呵护让她能卸下铠甲,愿意柔软。

如果是被这样滋养的一颗少女心,那她十八岁有,二十四岁有,三十岁有,四十五十八十岁都会有。它无关乎年龄,无关乎成熟度,只在于身边的那个人。

然而很无奈,身边的很多女生都并没有这样的幸运,所以时时刻刻都积极向上,不得不装作懂事,和因为缺乏安全感而表现的距离感。

只是偶尔遇到了舒适区,才会小小的放肆,或者是遇到了那些让人把持不住的粉色系、萌物和欧巴,少女心也会炸裂一下。

希望学会“情诗”这个技能点的男生,带着你的真心去寻找那一颗等待被启发的少女心吧。

也希望每一个女生都能重新做回内心的那个小女孩。

情诗和福利都送你

"给你人生中最美的一天,

和幸福的很多天"

是爱酱写给你的情诗,

愿你带着你的少女心

一不小心就和你的ta走到了白头❤

助力少女心,来参加活动

爱酱为你准备了礼物哦!

赞(0)

网友留言评论

2条评论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。